🍽🌯🌮🌭🍕🍖🍽️

叫鸡蛋羹

就是个瞎画画的草稿流画手

搞出来了!虽然很羞耻但我还是搞出来了!
是伊炭,炭炭单向性转注意!!!
(我好喜欢猪猪哦❤️)
看来看去还是一张张看比较好……最后一p是拼接可以不用看

慎入!!!!
p1炼炭学院pa,p2-4都是炭单人
女体有鬼化有不适请勿点开 点开不适不要喷我求求了🙏🙏🙏🙏
搞凹炭就很快乐😍

年操注意!
是小孩俊ww
画小孩子真的很快乐

栾云平生日企划!(正式上线)

来了老弟(?)


七日观世:

        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栾精灵~他们活泼又聪明~他们调皮又机灵~他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绿色的大森林~他们唱歌跳舞快乐多欢喜~_(:D)∠)_


         栾云平,江湖人称蓝精灵,曾用名栾博基尼,人长的帅还才高八斗,在微博有房有车(bushi)


         (눈_눈)


         emmmm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姐妹们看过来!(`・ω・´)ノ喜欢栾云平的姐妹们请举起你们的手来!吃高栾,栾堂,allæ ¾all的姐妹们走过路过别错过!


         今天我们的主题就是栾队的生日企划!在这里我们提前祝栾队三十五岁生日快乐!


          ♡(ŐωŐ人)


         首先庆祝《能耐大了》第二季终于在今天播出啦,一群将正式开始栾云平生日企划活动,活动为期二十四小时,在二十号怼怼生日那天发出来!本次活动没有什么特别要求,只要是栾云平相关就OK,cp向(冷CP邪教拉郎都可以!)友情向或者单人向都可以!(希望能凑够24h吧hhhhhhhhhhhhhh)文手画手剪刀手都可以参加!


(((*°â–½°*)八(*°â–½°*)))♪


         活动报名从现在就要开始啦,进群找管理员私聊报名!
6:00 ts——高栾cp向(文)
10:00无谓——栾堂cp向(文)
13:00镹曦——高栾cp向(文)
19:00墨桃——高栾cp向(文)
20:00林庸——高栾cp向(文)
21:00解十先——栾堂cp向(文)
22:00沈乔——栾堂cp向(文)


一群:德云小剧场吊票观众席


(771098922)

我爽了,还试图找回画手的尊严
是《狐仙娶亲》里边的大耳朵堂堂~
画的不好求轻喷😭😭😭

【良堂】狐仙娶亲①

突如其来的脑洞

说洗澡时是灵感的源泉果然没错!

(假)道士良×狐仙堂

真的是良堂!!!!!

不知道会写多长,因为我废话真滴多(大哭)

美丽爱情属于他们,ooc全是我的!!!!但也请圈地自萌勿上升原主昂

试水作,文笔不好请多见谅😂😂

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  孟鹤堂是只刚修炼出人形不久的小狐仙。

  其实他就是只天天闷在山里,偶尔下山逛逛,成精的狐狸,但精通话本子的孟鹤堂觉得狐狸精不好听,就爱听人家叫他小狐仙。

  

  在他还没有正式修炼出人形的时候,旁边有座德云山,山腰上有座道观,就叫德云观。

  里边有个小道士,俗名周航,道号九良,人家都叫他周九良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周九良并不是个真道士,他是被送进道观里的,但送进去之后就没人再回来把他接回去了。

  他问过掌门郭德纲为什么没人来接他回去,郭德纲便直言,是家里人不要他了,才把他送来的。

  周九良大哭一场,郁郁寡欢了三天这才缓过来,但整个人变了许多,从三天前那个稚子一举变成了一个小大人。

  他向郭德纲要求出家,郭德纲拒绝了。他说周九良不该在道观里度过余生,但在周九良的强烈要求下,为了与俗世周家彻底断了关系,才得了“周九良”这么个名字。

  
  早在周九良还是个小孩儿,刚被送进了道观,孟鹤堂还差临门一脚修成人形时,他就看上这小孩儿了。

  好家伙,白白嫩嫩圆圆呼呼一小糯米团子,真可爱啊,抱起来一定舒服,我要把他带回家。

  孟鹤堂登时就单方面宣布,周航是他的童养媳了。

  

  然后他就回山里修炼去了。

  

  所谓山中无岁月,于人是这样,于yao……狐仙更是这样。待到孟鹤堂终于把那临门一脚踹了出去,穿上自己最好看的一身衣服,就马不停蹄急匆匆跑下山向邻山的德云观去,奔向自己心心念念了很久的童养媳。

  

  也就是现在了。

  

  狐仙孟鹤堂爬到道观围墙上,探头探脑左顾右盼,搜索着记忆里那个小白团子的身影。

  没成想,只看见一个头顶钢丝球的大白团子回头看了他一眼,还看呆了。

  

  嚯,哪里来的大肥白鹅昂?

  

  不过这大肥白鹅还挺好看,那人身着道袍担得一句长身玉立,道观里烟雾缭绕衬得他愈发仙气飘飘,但现在脸上有点傻的表情又让他染上一点人间烟火气。

  

  但我已经有童养媳了,孟鹤堂想。

  

  孟鹤堂翻进墙内,混不知脑袋上还有没收回去的狐狸耳朵,轻轻盈盈落在了周白鹅的面前。

  “我有个童养媳,叫周航,前不久被送来这里,现在我想接他回去,他在嘛?”

  

  周九良被问懵了。

  这天周九良刚做完早课,惰性上头正躲在一个清净的小角落,装作冥想实则是在偷懒。忽然听见身后围墙上有点动静,下意识回头一看,看呆了。

  他看着墙头冒出来的那个带着一对毛茸茸大耳朵的脑袋;滴溜溜转着的大眼睛顾盼生辉;看他轻飘飘落在自己面前,笑靥如花念出自己的自己的名字。

  

  但是,童养媳?

  周九良看着自己面前可爱得紧的人儿,不住地想。

  你来当我的童养媳还差不多。

  

  周九良小小的眼睛里还是充满了大大的疑惑。

  前不久?

  

  因为一个疑似得了癔症的江湖骗子的一句“与本家犯冲,不可多留”,家里人在周九良四五岁时便把他送来了德云观,如今自己都已经是弱冠之年了,怎么就前不久了呢……?

  

  他再视线上移看见了孟鹤堂头顶俩毛茸茸大耳朵。

  哦,他是妖精啊,难怪呢。

  十几年于他不过过眼云烟。

  孟鹤堂有些郁闷。

  面前这仙风道骨的大肥白鹅,现在正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着自己。以为是周九良被吓到了,正要开口做点解释,话就被堵了回去,因为周九良开口了。

  

  “周航……不在,现在不在。”

  

  他鬼使神差的,把“我就是周航”一句给压下去了。他不甘心,竟是平白吃起了自己的醋。

  

  狐狸耳朵耷拉下来了,孟鹤堂更加感觉郁闷。自己这么努力修炼,就为了尽早能把那软糯糯白白净净的小团子带回去,结果人还不在?

  

  孟鹤堂出离的愤怒了。

  可能还带着点委屈劲。

  

  他插着腰撇着嘴,走来走去打着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小狐仙泪窝子浅,竟急得红了眼眶。

  

  这下轮到周九良急了。他看着这小狐仙原地打转的样子,可爱得他心里一软,差点笑出了声。可又看见他飞红的眼尾又有点不知所措,情急之下木着脸就从嘴边滑出一句话来。

  “我陪你等他回来,怎么样?”

  

  这句话倒是奏效了。

  孟鹤堂擦干盛在眼眶里迟迟未落的眼泪,对着周九良就笑开了。

  

  “好啊!说好了,我以后可就天天来找你了啊!哎,我叫孟鹤堂,你呢?”

  

  看着那双亮晶晶笑弯了的眼睛,觉得自己可能要永远陷在这双眼睛里了。

  

  “我……我叫周九良。”

  

  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  

  

  

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求个小蓝手小红心嘛,谢谢大家(偷偷摸摸)  

我是不是该开始学写文了……(搓下巴)


还是堂堂!
🍭: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我其实是只垂耳兔🐰

忘了发这张了
是清补凉女郎!!!!!(瞎说)
耳钉画错边了……当我是弄了镜面反转吧()
牢记我是个画手,是个画手……